澳门9159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新闻 > 正文
全球战“疫”,集运业影响几何?
日期:2020-03-16 09:42:24

进入3月以来,我国已初步呈现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生产生活秩序加快恢复的态势。然而,国际疫情形势却不容乐观,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宣布新冠肺炎疫情为全球“大流行”。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它对集装箱运输业产生了哪些影响,航线运价及整个行业走势如何?航运企业和货主又该如何应对?日前,带着这些问题,记者采访了业内有关专家。

出货量本月底或将反弹

近日,丹麦海事数据提供商Sea-Intelligence在其每周分析报告中表示,为了应对中国疫情暴发以及制造厂关闭而造成的货运量暴跌,全球班轮公司已经部分取消前往中国的航次。从1月26日起,跨太平洋航线的停航数量已达111条,除农历新年的正常季节性停航外,其中有48条是由于疫情而取消,在亚欧航线上,停航数量增加到75条,其中29条是由于疫情造成的。

“全球闲置集装箱船队目前已上涨至204万TEU,占全球总运力的8.8%,预计给承运人造成的收入损失为20亿美元。但目前,班轮公司已经在逐步减少停航的航次数量,这表明,随着我国复工复产率逐步提高,班轮公司预计运输需求会缓慢恢复至正常水平。”宁波航运交易所行业研究主管汪健告诉记者。

目前中国已经实现对疫情的有效管控,大部分企业已经复工,市场预测,全国企业生产能力在3月中下旬也将恢复正常。汪健认为,到3月底左右,我国集运市场将有一波运输需求的集中释放,以解决之前七周左右的积压订单出运问题。“预计3月中旬后,随着市场货量回升到一定程度,船东都会尝试推涨运价,尤其是中东印巴红海航线。但整个释放周期可能只能维持一至两周,推涨是否能够成功将取决于班轮公司在运力控制方面的决心。”

此外,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日前发布分析报告指出,日韩疫情升级恐对中国半导体进口与消费电子出口造成影响,欧洲疫情升级将进一步冲击我国外贸出口和港航产业。中国自日韩进口主要以电机、电气、音像设备及其零附件为主,日韩疫情升级将影响我国此类产品进口,进而影响机电产品、化学品、塑料和金属制品等中游产业,导致原材料及产成品涨价或供应短缺,对汽车、消费电子、半导体等下游产业产生负面影响。而若欧盟无法有效控制疫情传播,后续必将迫使更多国家采取严格的隔离防控措施,这将大幅度压缩汽车、电子、纺织服装和商贸零售等行业的消费需求,必将对中国外贸出口制造企业产生较大冲击。远东—欧洲航线布局了全球最多的20%集装箱船队运力,如若运输需求出现大幅度下降,投入欧线的超大型集装箱船舶很难转入其他航线运营,这无疑将对2M和海洋联盟成员班轮公司盈利产生较大冲击。

市场供需达到均衡需要时间

航线停了,增长的货量能否及时出运,是3月份以及未来一段时间市场关注的焦点。专家表示,短期内运力恢复需要一定时间;放眼全年,集运市场供需不平衡的问题仍然存在。

汪健认为,从运力供给的角度来讲,目前停航或是空箱装载的航行计划将至少持续到3月下旬,因此即使在工厂陆续复工生产后的这几周,海运市场货量的恢复也可能受到不利影响。换句话说,由于承运人为了使运力与需求保持一致,减少了沿亚欧、跨太平洋等全球核心贸易通道运输的服务频率,即使目前国内疫情逐步得到控制,之前的部分停航使得运力再次投放需要时间,集装箱运输供需基本面反弹到均衡水平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但从长期来看,今年集运市场的运力增速仍将超过需求增速。记者梳理资料发现,Alphliner和Clarkson年初分别预测2020年上半年需求增速为2.8%和3.1%,运力增速为3.3%和3.2%。今年有许多超大型集装箱船将交付,包括如地中海航运的5艘22700TEU系列船舶,现代商船的12艘2.3万TEU大船等。而达飞集团、长荣海运、阳明海运等企业今年也都有新船下水,除了长荣海运的10艘11700TEU型船外,其他运力基本都是20000TEU以上的超大型船舶。

“总的来说,今年虽然需求面有利好,但仍低于运力增速,集运市场供需仍不平衡。”汪健分析认为,虽然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对航运需求产生暂时性影响,随着对疫情的有效控制,预计会有一波出运高峰;而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签署无疑给航运需求带来利好。但英国脱欧,也给航运需求带来挑战。 航企应根据疫情变化

随时调整策略

国内外疫情在逐步发展变化,航运企业、港口以及货主应如何应对,以期将损失降到最低?

上海国际航运研究中心在其分析报告中建议,航运企业应优化航线运力布局,提升企业专业化运营管理水平。国际航运企业需及时追踪最新海外疫情发展情况,并对产业贸易影响进行快速研判,根据具体市场发展来灵活调整航线、班期及船舶摆位,脱硫塔安装率较低的公司同时也可以争取这段宝贵的时间入坞安装脱硫塔,以降低船舶闲置带来的损失。同时,航运企业需将转变经营模式与提高专业化水平相结合,通过优化经营策略,多层次降低运输成本,实施平台化运营策略、关键成本控制策略,优化货源和客户结构,调整船队结构。提高自身船舶运营管理水平,深耕航线设计、船舶配载、安全管理等专业化领域,提高经营灵活性和专业化队伍建设。

汪健则认为,疫情期间积压的订单以及随之而来的新订单将使航运需求激增,疫情后期可能会出现船公司“爆舱”、港口拥堵等现象。对此,港口及班轮公司应提前规划,在航线设置、运力调整等方面做好应对之策,避免市场运价和供应链运营出现较大波动。

“货主应密切关注国内国际物流运输系统情况,并与班轮公司和供应商制定补救措施。一些大型企业如果不想用完零件或销售商品的库存,应当尽快决定是否启动针对供应链中断的应急预案,充分发挥货代和第三方物流的积极作用。而对于货代和第三方物流公司来说,积极的应对和优势供应链组织将更能获得客户的认可。”汪健建议,货主们可以根据自身出货时间做出更弹性、合理的安排,与航运企业一起共同应对这次突发事件。